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14





  “你可真牛逼”死党对裴铭竖了个拇指,把拟好的离婚协议给他“都按你的要求写的,海升华府的房子是你个人的婚前财产,你真不要了?现在怎么也值个五六百万吧”

  “嗯,不要了”

  “不知道说你是情种还是情种”谢琛呵笑“说起来,我接的离婚官司也不少,大部分都是女的提,男的不同意,怕被分走财产,外头一个家里一个,和平共处,现在的人都现实的很,伤感情可以,伤钱不行”

  “余清说的没错,这两年我一直在出轨,精神上的”裴铭逐条看着手里的协议“错都在我,金钱方面再不多付出一点,那我真是渣得没边儿了……嗯……等等……抚养费再多写点吧,你按百分之二十算的?改成五十吧”

  谢琛瞥他一眼,叼着烟,手指啪啪敲着键盘,说“一个月叁万的抚养费,你可真行,久木桑”

  “什么玩意”

  “失乐园你没看过?”

  裴铭想起那个电影,高中时候他和妹妹偷偷看过碟片,好像是两个已婚人士双双出轨的故事,剧情他只记得个大概,当时毛头小子一个,心思都在床戏上。

  结局好像是两个人殉情自杀了?真晦气。

  “别瞎说”裴铭皱眉,掏出手机,给死党支付宝转了一笔费用“喏,给你转过去了,不知道市价是多少,友情价我就给这么多了”

  “裴老板大气”谢琛平时被各路亲戚朋友白嫖惯了,第一次有人主动给钱,还高达五位数,他简直感动到流泪“下次离婚记得还找我”

  “去你的”裴铭暗啐他一口。

  手机震动,他接起“你等下,电梯要刷卡才能上来,我下去接你”

  谢琛一听他语气就明白大概,揶揄道“甜甜小妹妹?”

  裴铭皱了皱眉,不悦道“等会儿她上来了,你正经点,别口无遮拦的”

  唐阗站在大厅里,天忽然降温,她着急出门,只穿了件套头的薄羊绒针织裙,露在外头的地方都被冻得发红。

  “阿琛也在”裴铭上去把她的手握在自己手心里,驱散寒意。

  “哭了?”进了电梯,他端摹她的眼睛,红红的、湿润的。

  她嘴角向下,拧着眉,心里头像压着千斤石头,闷声道“你在逼我”

  他不否认,苦笑了下,揽她进怀里。

  唐阗有些抗拒,但力气大不过他。她低着头,咬着下唇,勉力压抑着情绪,可还是鼻头一酸,潸然泪下。

  裴铭微叹一息,伸手抹去那两行温烫的液体“让我猜猜,你在想什么?觉得我一时冲动、神经、不理智、疯了?想来做个说客,劝我回去继续过日子?”

  被他说中,她没有说话。

  “不哭了,好吗?”裴铭按下指纹锁“等下阿琛看到要笑你了”

  她吸了吸鼻子,用手背在脸上狠狠抹擦两下,愤懑又委屈地瞪他一眼。

  进门坐下,裴铭去她包里翻到手机,按亮屏幕,挑眉问她“密码?”

  唐阗不解地“嗯?”了一声。

  算了,他试了一下,顺利解开。

  老样子,密码还是最简单的1110。

  他找到母亲的微信号和电话,全部拉黑,扫了眼她给唐阗发的那些东西,太阳穴突突地跳。

  裴铭到她身边坐下,把手机还给她“离婚是我和余清的事情,她说的话,你不要放在心上”

  唐阗偏过脸,低声说“我骗不了自己”

  谢琛又打印了一份新的协议,从屋里出来。

  他冲唐阗笑“甜甜还是那么漂亮”

  裴铭接过协议,看了看,对谢琛说没什么问题。

  “行,我给你多打印几份,到时候民政局那边还要留档”谢琛挠挠头,又说“我劝你抚养费那边还是多考虑考虑,电子版我发你邮箱了,一个月叁万确实有点夸张,你如果后悔,自己改一下数字,我的建议还是月收入的百分之二十,其实一万二也很多了”

  “就这样吧,不动了”

  谢琛走后,唐阗从裴铭手里拿过协议,眉头拧死,难以置信。

  “你这样太不负责任了”她看向他,声线颤抖,泣意浓重。

  “那你告诉我,怎么才是负责任?”

  “好好跟嫂子过下去,你跟她说事情都过去了,谁没有一个过去呢?婚姻不是儿戏,难道要因为一个过去就离婚吗?”她越说越激动,泪水霎那又洇湿了她的面庞,最后几句话几乎是哭喘着说出,难以成句“钰钰还那么小……你不可以……你不可以知道吗……回去……回去哥哥……求求你”

  “抱歉,回不去了”他把她抱进怀里,微叹一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