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姜汤(1 / 2)





  程桑桑回到家的时候,身上几乎全部湿透了。她又困倦得不行,立刻就想睡。

  这里的昼夜温差大,夜里比白天温度低了将近十摄氏度,她穿的少,又淋了雨。谢北行担心她受凉感冒,给她煮了一点姜汤,喂她喝下。

  家里还有一点生姜。谢北行把姜洗净切丝,加一点晒干的红枣,下锅煮开。

  因为程桑桑不喜欢辛辣的味道,谢北行多加了一半红糖。

  谢北行把姜汤煮好的时候,程桑桑已经窝在被子里半梦半醒了。

  她不太配合,迷迷糊糊的,几次推开谢北行贴在她嘴边的碗。

  甚至埋头进被子里。

  大概谢北行太契而不舍了,她睡梦中也知道躲不过喂她的手,自暴自弃地猛喝了一大口后,裹起被子睡到床的另一边了。

  她睡得香甜,只露出一颗毛茸茸的脑袋,脸红扑扑的,谢北行不忍心叫醒她。

  谢北行只好用干毛巾一点点擦干她的发丝上的水珠。

  她眼下有些乌青,许是出差的时候她不习惯一人独睡,所以夜里睡得并不安稳。

  他在家的时候,有时办公到很晚,程桑桑不想自己睡,总要磨磨蹭蹭地坐在他身边,拿着画纸装模作样。说要画画,拿着他签字用的水笔,在废弃的文件上涂涂画画。

  过几分钟,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,谢北行每次都要把衣服脱下,披在她肩上,等结束工作了再把她抱上床。

  谢北行留下一盏床头灯,掀开被子,侧身躺进去。

  他没有什么困意,总觉得公寓里的床似乎买大了一些。他把睡得迷糊的程桑桑拉过来,程桑桑打了一个滚,很乖地靠着他身上睡。

  程桑桑醒来的时候,谢北行已经去政府办公厅了。

  谢北行留了一张字条,告诉她已经帮她请了一天的假。

  程桑桑毕业就作为青年画家签了海市美术馆长期供稿,那年海市还没发展起来,海市是政策性的美术馆,又建在偏僻无人的郊区,几乎都要荒废了。

  上面不给调拨资金,按照规定美术馆又必须定期更换画作展览,只能签一些刚毕业的学生凑数。

  有点名气的,基本不会理睬这样的地方。

  美术馆周围没有什么画室,唯一的画室,也是她过来后的两个月才建起来的。

  这几年好起来了,也开始有游客了。

  程桑桑是学油画出身的,海市美术馆这几年红火起来,展览的海内外油画名作很多。

  于是,她的画就这样被挤在无人问津的角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