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孩子





  本来谢南林此行就是偷跑回国,如果在祖父的寿宴上再闹出事来,谢南林这辈子都别想回国了。

  谢北行故意摆出和桑桑的亲密姿态,完全是为了激怒谢南林,让他闹一场,好叫他永远翻不了身。

  谢母暗叹,谢北行未免有些太不尽人意了些,到现在也不放过谢南林。

  谢北行牵着桑桑的手,以半拥的姿态,护着她挡住窥探的视线,桑桑姿势依赖眷恋,他们俩一点点从谢南林的视野中消失,最后成了一个小点。

  谢南林望着谢北行拥着桑桑离开的背影,声音有些落寞:“妈,你也早就知道了是不是。”

  谢母是知道桑桑和谢南林的事的。

  她有几次被叫到学校去处理谢南林干架的事情时,缘由全都是因为程桑桑。

  她自然知道自己儿子有多混,从小到大什么事情都惹得出来,逃课,斗殴,什么都干。

  那个女孩乖乖小小的,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。

  谢母无奈道:“是,我早就知道了。那年你离开之后,谁都没猜到你哥的心思,他马上替她办了出院手续,说桑桑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,然后接下来事情,你也一定猜到了,你哥不顾谢家的反对,说怎么也不能让谢家的骨肉流落在外,硬是领了证。后来,你哥和桑桑结婚之后就搬去海市了。”

  谢南林心中有巨大的疑问:“孩子?什么孩子?”

  孩子?那个时候桑桑怎么会有孩子?哪里来的孩子?

  她怀孕,他怎么会不知道。

  谢母也很疑惑:“你不知道吗,桑桑那个时候已经怀孕叁个多月了,虽然看上去没怎么显怀,但是孕检报告是你父亲看着做的,总不可能造假。”

  她当年听到程桑桑怀孕的消息简直要晕厥过去,她没想到她的两个儿子一个比一个心黑,小儿子强迫姑娘和他在一起,大儿子竟然也犯浑把姑娘抢到自己手里霸占,还在桑桑和南林在一起的时候就让桑桑怀孕。

  谢北行真的够心黑,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,不仅兄夺弟妻,还把一起长大的亲弟弟算计到国外。

  谢南林压下乱七八糟的心绪,继续追问道:“那孩子呢。”

  谢母缓缓道:“后来你哥带着桑桑搬到海市了,也没有再听过孩子的事情了。可能是因为某些原因流掉了吧,也可能当年桑桑根本就没有怀孕。只是你哥用来制衡谢家人的手段。”

  谢母也不明白孩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如果当年的孩子没保住,她每每像谢父提及这个孩子的时候,谢父只是告诉她桑桑没流产,叫她不要多嘴,她也不敢追问。但是如果孩子生下来,她不会一点风声也听不到,桑桑她今天见了,也不像是做母亲的人,还和几年前一样,没长大的孩子。

  她想来想去,也只有桑桑当年根本没怀孕,孕检报告是谢北行造出来的这一种解释。

  谢母劝他:“现在木已成舟,你哥和桑桑也生米煮成熟饭了。南林,你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,就别去招惹她了,叁年时间,你也该放下了。”

  谢母这番话说得已经尽可能委婉了,但是还是像是在往谢南林心上插刀。